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259章 仇富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陆中义和王有为相知相识的故事,实在是可以说个三天三夜也说不完。

    但是那些故事和今晚这场宴请的主题,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今晚宴会的主题是闵柔。

    当闵柔被某小姨蛊惑之后,也不知道是怎么傻乎乎地就选择了离开青山,甚至是离开华夏,来到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再也不合李南方见面。

    最初,这种生活是相当难熬的。

    可是很快,坚强的柔妹妹,就找到了她坚定生活下去的理由。

    找一份好的工作,每个月按时给家里的父母,打回去一笔数目不小的生活费,尽尽孝心,这也算是一种生活了吧。

    于是她开始准备简历,找工作。

    与无数个人自传、小说桥段、电影情节、电视画面里所演绎的那些,完全不同。

    闵柔来到了第一家公司,递交出去第一份简历,。

    当场,就被这家公司录取了。

    而主要负责招聘面试的人,正是那位王有为先生。

    王有为为什么要这么做,那意思简直是再明白不过。

    也不管闵柔明不明白这家伙的意思,反正她留下来任职了,似乎是真的接受了离开华夏之前,岳梓童忽悠她的那些话。

    当时岳阿姨说,李南方那个人渣把岳母也那什么了,还有了孩子。

    岳梓童真的是没脸做人。

    她只有两种选择,要么是离开李南方,要么是让那家伙身边的其他所有女人离开,保全她岳梓童以及整个京华岳家的名誉。

    这就给了闵柔两个选择。

    要么走,要么留。

    闵柔当时抱着可怜兮兮的岳总,哭了整整一夜,最终走了。

    或许在闵柔看来,她这一生,都不再与李南方有任何瓜葛,所以试着去接受别人,那也是必须经历的过程。

    只可惜,没等她这边真正尝试去接受呢,李南方就找上门来了。

    于是,便有了今晚这场饭局。

    只是这场饭局的意义又在哪里呢?

    李南方作为组织这场饭局的人,地方是他挑的,菜也是他点的,人都是他请来的,可等着上菜上饭的这会儿功夫,他反倒有些迷茫了。

    他完全不理解为什么要用一场饭局,去和柔妹妹装作不认识的样子,憋得无比难受的架势去交流。

    都已经是夫妻的人了,有什么话不能回家床上去说?

    再等看到闵柔那种完全把他当做陌生人的眼神,他又明白了。

    这场饭局的意义,在于用什么方法能让柔妹妹乖乖和他一起去床上叙叙旧,而不是故意摆出这么副性冷淡的样子。

    李南方找准了自己的定位,

    闵柔则是始终没有变过心意。

    能答应来这场饭局,那就证明她在看见李南方第一眼的时候,就已经很清楚自信内心当中,根本放不下这个人渣。

    她想和李南方好好在一起。

    可是妹妹想到岳梓童,就感觉如果她不离开李南方的话,就会对岳总造成无比巨大的伤害。

    闵柔纠结的关键点,就是这里。

    闺蜜情,或是爱情。

    二者选其一。

    闵柔的性格导致了她,从来都不会做好这种情感方面的选择题。

    除去这两位主角人物,剩下的另外三位,就很有意思了。、

    首先是苏雅总裁的贴身大秘米艾马拉,这女人在得到苏雅总裁的命令,于今晚陪同李南方参加一场私人性质的宴会,她第一时间就去把所有相关人物的身份信息调查了个底掉。

    最终得出结论。

    那位闵柔姑娘是李南方李老板的女人。

    因此,晚宴上出现的其他男人就是李老板的潜在威胁。

    而她大秘艾马拉出现的作用,就是竭尽所能将李老板的威胁清除掉,说白了,她自我指定了一项任务。

    勾引那个敢对闵柔有想法的男人。

    哪怕是两个也可以。

    就是让他们在那位闵柔小姐的思维意识当中,种下完全毁灭性的印象。

    所以艾马拉自从坐在这里之后,就从没放弃过向着王有为释放魅惑的信号。

    而王有为,表面上装得道貌岸然,可这心里已经随着艾马拉的不断眼神示意,甚至端茶倒水时,偶尔触碰在一起的手臂,慌乱的有点像情窦初开的小男孩。

    要不是陆中义在旁边时不时地咳嗽一声。

    天知道,王有为是不是会当场,就做出些把持不住的事情。

    总之,一场晚宴,气氛无比的诡异。

    唯独还能正常说话的人,就只有陆中义了。

    这位陆总监,真心搞不明白今晚这场局的意义在哪里。

    他只知道,对面的媚眼女人是奥里斯集团总裁的贴身大秘,对面的冷眼男人是能找到他们公司总裁头上的顶级大佬。

    这两人他得罪不起。

    而上下的两人,一个是他的至交好友,另一个是下属员工。

    决不能在这两人面前跌份。

    于是,这位总监先生,竟然就成了整个饭局上,唯一没话找话,使劲活跃气氛的人。

    可惜陆中义真不是什么活跃气氛的好手。

    身处在曼哈顿中心区,又是在全没最顶尖的中餐厅里,陆中义自然而然就把话题放在了周围的那些人身上,一方面去说出许多过路客的身份,另一方面则是讨论华夏的富人阶层。

    聊饮食、聊奢侈、聊富人,这目的无非是想在和李南方交...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