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76章 霜雷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朱浑在玄阴宗内的立场十分特殊,处理事情不偏不倚,和刘洵那种骑墙派不同,是十分正直的一个人。

    黄裳当年受各方势力敌视,却没人敢堂而皇之的迫害他,朱浑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朱浑做事只讲道理,不讲情面,又是刑堂首座。

    对于想要胡作非为的人而言,无疑是一个巨大的威慑,也只是后来上山闭关之后,威慑力才逐渐淡化。

    但如今对陈沐阳而言,这朱浑依然是一个充满变数的存在,而且还挡了他的道,因为朱浑是肯定无法被他拉拢的,也不会站在他这边,因为他接下来准备做的一些事情,并不占道理,故只能除掉,让陈渐青取而代之,这才是万全之策。

    朱浑不仅为人刚正,而且实力亦是不弱,法力强度高达七鼎,不在他之下,陈沐阳自然不敢大意。

    不过他如今手中有玄阴冰魄旗,倒也稳占胜算。

    陈沐阳让陈渐青和沈云清暂时在远处等候,孤身一人走向石屋,用一道法力轻轻推开了石门。

    “谁?”石屋内的人陡然警觉,发出一声厉喝,声音硬朗,中气十足。

    “朱浑师兄!是我。”陈沐阳从石门缝隙跻身而入。

    石屋不大,里面的陈设也颇为简陋。只有一张石床,连桌椅板凳都没有,陈沐阳只能站着与朱浑对话。

    朱浑盘膝坐在石床上,一身朴素的麻衣,头发乱蓬蓬的,似许久没有梳理过了,下半身被冰雪封冻着,无法起身。

    竟是在闭关修炼‘冰封禁制’这门神通!

    冰封禁制虽无凶悍的杀伤能力,但用于自保却无比厉害,最重要的是还能够延寿续命。

    陈敬之便是靠冰封禁制,在肉身瘫痪的情况下,依然坚持活着,如今已有五六年之久。

    对于年过六旬的朱浑而言,这门神通自然是值得修炼的。

    朱浑睁开眼,看清来人,颇有些意外,讶然问道:“沐阳师弟?来找我何事?”

    陈沐阳抚掌而笑,并未流露出一丝杀机,藏得很深,说道:“今日来找师兄,是有一事相求。”

    朱浑指了指石床,说道:“地方简陋,坐着说吧,什么事?”

    “我站着就好了。”陈沐阳并未靠近朱浑,笑眯眯的说道:“朱浑师兄闭关不出,快有三年了吧?”

    朱浑不可置否的点了点头,承认道:“是的。”

    “我儿陈渐青这些年代为行使首座职权,将刑堂打理的井井有条,而师兄您恐怕也无心处理俗务了,否则不会一闭关就几年不出,你看是不是把机会让给年轻人,让他们有更好的发挥空间呢?”陈沐阳依然一脸和善,与朱浑好言商谈着。

    朱浑一听,便知道陈沐阳的意思了,感情是让自己退位让贤的。

    虽然陈沐阳的吃相有些难看,但也不怎么反感,因为他确实不想当这刑堂首座了,得罪人不说,还耽误修行。

    如今他已六十多岁了,还没突破上玄,人生已过半了,再不努力,就无缘于长生之道了。

    虽然就算他一心向道,成就真灵的希望也渺茫至极,但不追求,那连一丝希望也没有。

    不过刑堂首座一职也至关重要,出于责任,朱浑并不能草率决定。

    他对陈渐青谈不上知根知底,不是他一手教导出来的,几年前才调来刑堂,还得对他的德行进行一番客观的评估。

    评估方法倒也简单,这三年间由他代掌刑堂,大权在握,品行什么的,肯定都暴露无遗了。

    自己只要出关调查一下宗门各方面的反响,便能够做到心中有数。

    朱浑这人很正直,心中怎么想的,也不绕弯子、耍心机,直说道:“你说得対,我们这些老家伙却是该将机会让给年轻人了,但我暂不能给你答复,等我面向全宗调查一番,看看陈渐青这三年间代掌刑堂的成果、风评,再做决定,如何?”

    前半句话,听的陈沐阳喜笑颜开。

    这朱浑倒也不难说话嘛,若他真识相的让位,倒也可以饶他一命。

    但听到后半句话,陈沐阳的脸色就不大正常了。

    知子莫若父,陈渐青禁不禁得起调查,陈沐阳再清楚不过了。

    哪怕黄裳、赵朴初这些死对头不发表反对意见,玄阴宗内对他颇有微词的人也不少。

    这三年他执掌刑堂,滥用权力,可得罪不少人。

    “渐青那孩子铁面无私,眼里揉不得沙子,自然得罪了不少人,恐怕名声并不好。”陈沐阳一脸难色的说道。

    这话的言外之意,就是说调查结果不靠谱,不如不要调查了。

    朱浑笑了笑,说道:“我调查会站在客观角度,当然不会只听坏话,自然也不会只听好话,这你放心。”

    陈沐阳对陈渐青没有一点信心,见朱浑执意如此,不禁烦躁起来,怒道:“我说咱们就不能简单些?你不嫌麻烦吗?”

    朱浑眉头微微皱起,陈沐阳这吃相未免也太难看了些,而且他如此心虚,也从侧面证明了陈渐青这人有问题,禁不起调查,心中顿生反感,沉声道:“刑堂首座一职无比重要,自然不能草率决定,我得对玄阴宗的前人、后人负责!”

    “也就是说你不肯讲让出刑堂首座的位置咯?”陈沐阳懒得听朱浑讲大道理,冷声问道。

    “不是不肯,我并无恋栈权柄之心,只是不能草率决定!”朱浑解释道。

    “呵呵,我看你这是借口吧!”陈沐阳冷笑道。

    “你这话什么意思?”朱浑也恼羞成怒了,垮下脸问道。

    “没什么意思,就问你让不让位!”陈沐阳直接翻脸,厉声喝斥,眼中杀意隐现。

    “暂不能让!”朱浑一字一句的说道,态度无比坚定。

    陈沐阳杀意从心中翻起,嘴角扯起一丝狞笑,咬牙道:“我看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

    言尤未了,便动了杀机。

    他进屋之前,已经做好了准备,能够和平过渡,自然不要动武,这样陈渐青将来继位会更加的平稳。

    但朱浑若不识相,那也不能一味的好说,该狠就要狠,玄阴冰魄旗就藏在袖子里,一念之间,即可杀人!

    然而正当动手时,陈沐阳只觉脑子忽然一阵空白,他竟然忘了玄阴冰魄旗该怎么用。

    旗子只是突然变大了,犹如一杆长枪握在他手里,却没有一丝寒意散发出来,里面阵法并没有运转。

    陈沐阳用旗尖指着朱浑的鼻子,眼中杀意大作。

    朱浑吓了一跳,没想到陈沐阳会突然翻脸动手,更没料到玄阴冰魄旗会在他手里。

    瞬息之间,一层冰霜结界凭空凝成。

    两尺厚的坚冰,就像蛋壳一般,将朱浑包裹起来。

    陈沐阳狠狠一咬牙,脑子才转过弯来,见自己像个白痴似的,拿玄阴冰魄旗指着朱浑,却没有进一步的动作,气的想给自己两耳光,明明可以偷袭杀死朱浑,结果自己脑子短路,竟然忘了动手,让朱浑反应过来了,有了防备。

    这他娘的,本来可以简单解决的事情,一下变得棘手起来。

    朱浑实力不弱,而且冰封禁制小有所成,保命能力极强,如果不依靠偷袭,要想将他杀死,起码要花十倍的代价!

    但事已至此,也没得选择了。

    陈沐阳狠狠一咬牙,将玄阴冰魄旗往地上一插,白色岩石犹如豆腐一般破碎,旗杆如若无阻,没进地面三尺之深。

    随后他口中默念灵咒,法力犹如江河之水决堤一般,疯狂涌进玄阴冰魄旗中。

    插入地面的旗杆就像与白石峰连为一个整体,将整座山的寒冷都抽掉...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