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27.第127章 物竞天择(2)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小天使们, 如果你看到的内容有错,提高购买比例至60%可破。

    彻骨的寒意。

    汗毛因此根根直竖,每一条神经都绷直、拉紧。

    他缓而机械的抬头, 看了眼护栏网外夹道边昏黄的灯光。

    光是橙黄色的暖色调, 轻易穿透浓雾,将这孤寂凄冷的早晨烘出几分暖意来。

    似乎遥远却又近在咫尺, 像画外音响在耳边, 是相熟的几个牢友们正趴在铁栏杆上闲聊。

    “这行政楼里上班的狱警来得也太晚了吧?咱们等了都快要两个钟头了,现在才来,冻死我了!” 有人在不耐烦的抱怨。

    “人家是在机关上班, 跟基层监区的狱警肯定不一样啊。”一个坐监老资格说,“再说现在八点钟都不到,哪里晚了?你是不知道人家其他系统的公务员都是朝九晚五的么?”

    “也是我们在郊区, 机关工作的狱警下午下班下得早,四点就走了, 所以早上上班才稍微早点, 得凑满一天八小时工作时间。若是离市区近点, 估计也是跟其他系统一样实行朝九晚五制了。”

    刚才监狱大门开合, 乃是在放行早晨来上班的狱警。

    而一群人天不亮就守在这里,扒着护栏网眼巴巴的望着夹道对面的行政大楼,是为了给狱友杨小武送行, 他今天要出狱了。

    监狱改造服刑人员, 都是按照5+1+1的模式进行。每周的周一到周五为劳动改造时间, 须出工, 去生产现场干活。另外一天是教育改造,各种学习,扫盲、技能。还有剩下的一天,休息。

    今天恰好是周末,不用出工,整天都自由活动,狱警不得管你。

    放往常这种寒冷的天气,众人肯定是窝在被窝里睡懒觉了。不过今天逢认识的人要出狱,便都起了个大早,纷纷过来送行。

    “但这是监狱啊!我们平时六点钟就起床了,监区工作的狱警要是看谁赖床,还扣分呢,他们肯定比我们还起得早!”刚才抱怨的那个人还是不乐意,嘀咕道,“你们说同是狱警,咋区别这么大呢?连在监狱里上班都搞区别对待。”

    “哈哈哈……”一群人被那人的言论逗笑了。

    有人笑话道:“徐飞,你是不是坐牢坐得太久,脑子生锈了?以为他们跟我们一样,无论在外面是个什么人物,但凡进了监狱那道铁门都叫做劳改犯,再也不分三六九等了?你啊,一定是还没搞清楚人家是来上班,咱们是在坐监吶!”

    另一人附和道:“既然是上班,那肯定岗位和职责就不一样了啊。人家有领导,我们这里还有领导吗?管你从前是高官大员,还是董事长经理什么的,进来了,便都是一样的身份地位,都得劳动改造去!”

    闻言,那叫徐飞的砸吧了下嘴,感慨道:“其实我一直琢磨着这些狱警当初是不是脑壳被门夹了?竟然跑监狱里来上班。你们看看他们,一周只休息得到一天,四天轮一班晚班,上班地点离家还那么远,手机也不准带进监狱里来,家里要有个急事,人都找不到。这么枯燥乏味还没有自由的工作,他们上班跟我们坐牢又有什么区别?”

    众人一听这话,愣怔了片刻,随后纷纷点头称是。

    “听说资格老的狱警才能去机关上班享福,新招来的员工就只能在监区基层锻炼,工作个两三年后有可能轮岗轮到行政楼坐班去。说真的,他们其实跟我们坐牢的确没撒区别咯。”

    一群人唏嘘一阵,再度嘻嘻哈哈调侃起来。

    每回遇到这种日子,大家都有点像在过节,十分热闹。

    服刑人员啸聚一堆,狱警一般都会很介意,怕闹事,更怕出事,但是这种时候却会放宽松。

    也算是一种刺激性教育改造方式吧。

    看人家走出了铁窗,谁还不更加上进,也争取早点出去呢?

    主角杨小武则显得有些异样的沉默,裴振亨看他应该是已激动得说不出话来了。

    杨小武三天前就拉着他诉说外面世界的种种,以及出去后又要如何如何的打算,然后他昨晚兴奋得一夜未睡。其他狱友因为起得早,这会儿都在频频打哈欠,此刻的他却还精神奕奕,满脸红光不说,双目亮得吓人。

    他一直守在铁丝网门口望眼欲穿,但是现在不到八点钟,机关的工作人员尚未正式上班,武警是不会过来带他去对面行政楼那边办出狱手续的。

    裴振亨看着这人,也很感慨。

    杨小武犯了故意伤人罪,判了三年,坐了一年多牢,今日假释出狱。

    尽管只待了一年多点,但是这小伙子跟脱胎换骨了似的,再不是刚入狱时那个还对监狱生活有点新奇的大男孩儿。经此一回熔炉里锻造,裴振亨相信,这人出去后,打死也不会再犯事儿了。

    不过打不死,可能就还得……这是后话,此处暂时不表。

    徐飞看看杨小武,忽觉得十分惆怅。

    人家都出狱了,自个儿还在牢房里,着实难受极了,所以瞎高兴个什么劲儿呢?起这么早床干啥呢?纯粹找罪受!

    他便抓着护栏网烦躁的摇了摇,又发起了牢骚:“唉,怎么这么慢啊?不是人已经来上班了吗?哪儿那么啰嗦啊?法律上说零点一过就该刑满释放了。这要是捱过中午,基本上又算是多坐了一天牢了!”

    杨小武心头也着急,但看狱友比他不遑多让,遂笑道:“的确是那样没错,但狱警没上班,没办法办理手续啊。那个刑满出狱证明跟身份证一样重要呢,出去了没那东西不成。何况我只是假释,更需要把各种手续办齐全了。”

    另有人无心的奚落道:“徐飞,你怎么比杨小武还着急?你这样子就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你出狱还早着呢,三年,慢慢熬吧。”

    监狱里的生活是按分按秒慢慢度过的,时间过得特别特别的缓慢。

    因为每天都被关在一隅天空下,看见的是长久不变的景物---譬如满目灰蓝的囚服和光头,高大的铁丝网以及围墙,色彩晦暗的狭小监舍,还有永远冰冷的铁窗……周边的一切恍若一潭死水,于是,有时候你甚至都没有时间流逝的概念。

    黄尘雕罽裘,逆旅同逼仄。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