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十一章:新姑爷佟慕(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北府堂厅。

    老太太、二老爷庄禄、曹氏以及个别亲族客人在等着庄琻和二姑爷回来。

    忽闻内门的人匆匆来报,说新姑爷和二姑娘进二门了。此前,外头的奴仆来报,诸人心里还是担忧,生怕庄琻耍闹脾气还作其他什么事来。如今,说已进了二门内门,皆都放心了。

    曹氏喜极而泣,一会子捋头发,一会子扯衣裳,总怕身上哪些地方不够得体。

    贵圆、玉圆连连安慰曹氏:“太太今儿最喜兴,头面一切都是极好的。”

    曹氏摒弃旁日那些蛮横,终于对她们几个露出微笑,道:“自然的,自然的。”还是怕不得体,又止不住问贵圆:“瞧瞧我那衣裳齐整不齐整。新姑爷头一回来回门,咱们都得好好的。”

    说时,外头报说二姑娘和新姑爷进来了。

    曹氏实在高兴,又忍不住心里那些伤感劲儿,一连地推庄瑛,道:“去去去,出去接你二姐姐去。”

    庄瑛红脸笑着,因庄琂、庄玝、庄玢、庄瑗等姐妹也在,她连忙地拉她们一起。

    随后,姐妹众人迎出去。

    到了院子外头,果然见二姐姐庄琻回来了呢!只是,二姐姐挽住元兴的手,她们姐夫跟个下人一般,小心翼翼的跟在后头,更在后面,是抬礼挑担的佟府奴仆。

    庄瑛见了姐姐挽住元兴,先是一愣。好在庄玝会调解氛围,赶着往前跑,那庄玢、庄瑗也跟着,三姐妹冲上去把庄琻拉住,乱了口舌呼唤“二姐姐。”

    庄琻眼睛红红的,还没从东府大哥哥死丧的事儿转回神儿呢。

    这会子见众姐妹来迎,庄琻又一阵伤感,忍不住抽出手绢,捂住嘴脸,哭了。

    庄玝笑道:“姐姐莫哭了,大家里头等着呢!我们回去说话。”

    姐妹几个说着,不忘地朝佟慕端礼,叫了一声:“二姐夫。”

    佟慕嘿嘿笑,作揖回礼,道:“妹妹们好。”

    趁姑娘们把庄琻围住,元兴赶紧的后退,抽身闪开,溜了。

    不多时,众姐妹把庄琻夫妇迎到厅前。

    庄琻循礼,当头要叩拜家人父母老祖宗,正当要下跪,曹氏连忙扶住,道:“外头地上不干净,先进屋吧!老太太里头等你呢!先给老太太老祖宗磕头。”又招呼佟慕:“女婿啊,你也快快进来,别客气的啊!”

    曹氏一手拉住庄琻,一手拉住佟慕,终于跨门进里厅。

    到里面,庄琻直眼见老太太坐堂上。

    庄琻眼泪又再抑制不住,崩泻而出,双膝直立立跪下,紧紧磕了三个响头。跟后,佟慕战战兢兢跪下,学着庄琻磕头。

    曹氏督促地催佟慕,道:“叫人啊,叫人!”

    佟慕木了一下,方才醒悟过来,继续磕头,称呼道:“孙婿给老祖宗磕头请安。”

    老太太眉开眼笑,喜不自胜,扬手叫起,道:“乖婿儿,起身,起身!”接着,示意竹儿道:“东西准备上来。”

    竹儿微笑道:“老太太,不急呢!咱们二姑娘和二姑爷没拜老爷太太呢!过会子要敬茶,敬茶后再给!”此方说给的是赏银红包。

    老太太道:“是了,是了!”

    说完,老太太招呼二老爷和曹氏上座,又不停地提醒庄琻与佟慕:“快快给你们父亲母亲磕头敬茶。”

    听着令,曹氏和二老爷很是不安,慌颤颤地坐堂上。

    庄琻满脸不悦,丧着脸面朝堂上父母跪下,待要磕头呢,老太太制止了。

    老太太道:“怎苦大愁怨的呢?两口子欢欢喜喜的,该是一起跪一起磕头,方是圆满的意思。”

    庄琻听得...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