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32 迫于压力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在这种情况下,他必须保证林坤的安危,绝对不能让林坤出现任何意外,万一林坤出现意外的话,就不利于他们开展工作,现在,让任何人保护林坤的安全,牛治国都不放心,他要亲自保证林坤的安全,因此,对于康庄的安排,牛治国欣然接受。

    一天来,沂临始终是在风平浪静中,好像一切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这种平静让很多人都感到不安,康庄更不安,因为他们都知道,表面的平静可能预示着更大的风暴的降临,康庄隐隐预感到这场大风暴雨即将来临。

    下班后,康庄确定没有人跟踪后,又来到了医院,把他的预感告诉了牛治国,牛治国也说不正常,但是,对方不采取行动,他们也不便采取行动,因为林坤还没有从昏迷中苏醒,一切问题,他们还都不清楚,贸然行动的话,很可能正中他们的奸计,所以,他们还要等。

    回到住处后,康庄的心情始终无法平静,他忽然想到外边走走,他打电话给孔轩,想约孔轩一起出来走走,这一阶段忙得不可开交,的确忽视了孔轩的存在,康庄深感愧疚,再说,他现在很想找人为他分忧,这个最佳人选就是孔轩。

    接到康庄的电话,孔轩高兴万分,但是,她要加班,所以,她很懊恼得推辞了。

    没有办法,康庄只好一个人来到滨江大道。

    沂临的夜色好像失去了往日的平静,往日喧嚣热闹的滨江大道上并没有过多的游客,只有三三两两的年轻人。

    望着静静流淌的江水,康庄心潮起伏,他满脑子都在考虑着下一步的行动,他突然感觉现在最好的办法是把沂临的问题直接反映给省委和省纪委,但是,他又顾虑重重,因为他要反映的人不是一般的人,他要反映的人牵扯到一市之长.而且,他只是一个市委秘书,他反映的问题,省纪委会采信吗?省纪委会怎样看待他呢?省纪委又会怎样看待吴作义呢?即使省纪委认可了他的反映,省委又会是怎样的态度呢?因为,对于一个市长来说,省委的态度不能不慎重。并且,很多时候,上级领导明知道某个干部有问题,但是,他们大多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装作什么问题都不知道,即使收到群众的反映,他们也置之不理,装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的样子,顶多打回当地纪检部门酌情处理.打回地方纪检部门,很快就落到被反映人的手里,被反映者不仅不会出事,而反映者却往往遭受到打击报复,时间长了,再也没有人反映问题,国家的信访部门、纪检部门形同虚设。特别在反映当地党政一把手的时候,上级机关更是采取这种态度,因为这些人影响面和影响的范围太大,影响的人员也太多,很可能会牵一而发动全身,甚至会牵涉到他们或者他们的子女身上,所以,对于这些人的调查,上级机关更是慎之又慎,轻易不会相信,也轻易不会对这些人采取行动,也是基于如此,很多领导干部,特别是那些地方党政一把手,虽然存在着诸多问题,虽然有太多的群众反映他们,告他们,但是,根本没有人查他们。他们继续稳坐钓鱼台,顶多平级调动,换个地方继续高官得做,一辈子都不会出事。等到年龄大了,退休之后,很多人又开始考虑,这些人为国家,为党为人民做了一辈子的工作,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再说,谁都有老的那一天,到自己老的那一天,是不是也会落得同样的下场,因此,他们虽然做了很多的坏事,做了很多背离国家方针政策,背离人民的事,但最终也不会出事。这点道理,康庄不是不懂,毕竟他在官场上打拼了不短的时间,官场的潜规则,他知道不少,也是基于如此,他顾虑重重,决心难下。但是,现在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陈鸿章正在接受调查,沂临现在是吴作义全面主持工作,吴作义一旦取代陈鸿章,一旦羽翼丰满,他再想告发吴作义,那更是难上加难,因为吴作义一旦掌权,绝对不会让他再留在市委,上次就是例子,虽然吴作义最终没有得逞,但要不是陈鸿章来沂临,现在的市委秘书一定不会是他,到那时候,他反映的问题,更不会有人相信。所以,他必须孤注一掷,大不了拼个鱼死网破,但总比坐以待毙的强。

    想通了这一切,康庄决定马上回去,把这一情况整理出来,第二天就向省委反映,向省纪委反映。并且,康庄决定直接向省纪委书记反映,再不行的话,就找省委书记李邦国,省委不行的话,他就直接去中央,他不相信天下没有说理的地方,他不相信吴作义能权倾朝野。

    就在康庄转身的时候,他的目光突然凝滞。因为,他看到方之乔正在他的身后不远处,方之乔也看见了他,他们都不约而同地站住了。

    是啊,他们曾经刻骨铭心的相爱,然而,他们经历了太多的风雨却最终没有结合,他现在虽然有了孔轩,她现在虽然已经成为人妻,但是,过去的那段经历,他们谁都无法从心头彻底忘记,特别在经历这么多风风雨雨之后,他们对情感又有了很多新的认识。

    现在的方之乔,在经历了情感的背叛,丧子之痛之后,心智完全发生了改变,她现在恨死了刘凯,是刘凯给她制造了一个又一个悲剧;她也恨死了吴作义,如果当初不是吴作义,她也不会嫁给刘凯,如果不是吴作义,她的一切灾难也不会发生,她恨所有给她制造灾难的人。她也恨自己,恨自己当初爱慕虚荣,恨自己当初不能明辨是非,她也恨自己当初太软弱,一失足成了吴作义的情人,她一生多灾多难,受尽屈辱,在某种程度上都是拜吴作义所赐,所以,她最恨的人归根结底就是吴作义。

    从流产之后,方之乔就想明白了,一个人要想不活在别人的影子中,最关键的是要坚强起来。因此,她决定要站出来,把她所知道的一切内幕都向有关部门做反映,她和吴作义那么长时间,她和刘凯夫妻一场,吴作义和刘凯做的坏事,她知道不少。再说,她手中还有刘凯的笔记,单是那两本笔记,就能置吴作义和刘凯他们于死地。但是,方之乔也知道,在沂临,没有她说理的地方,也没有她能反映的地方,陈鸿章出事以来,沂临就被吴作义把持了,现在,她能相信的人只有康庄,几天来,她一直寻找见康庄的机会。那天,她从康庄的住处离开后,她又找了康庄几次,正巧康庄去了大唐县,从大唐县回来后又一直在医院里,所以,她没找到。

    今天,她匆匆的来到康庄的住处,康庄的住处仍然是铁将军把门,她信步来到了滨江大道,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了同样心事重重的康庄,她的心中不由得一阵激动,这种激动包含着太多的成分,其间的滋味,她也说不清。

    看见方之乔,康庄同样是心潮澎湃,是啊,他们虽然最终没能走到一起,但他毕竟和方之乔相爱一场。再说,当初他意气用事,抛弃了方之乔,后来,他也做了反思,他也感觉,这一切不能都是方之乔的错,要说错,是这个社会的错,是人性的错,如果不是方之乔经历太多的磨难,方之乔也不会不惜名节屈辱地去做吴作义的情人,所以,他可怜方之乔,他同情方之乔。在听到方之乔和刘凯在一起并不幸福后,他更加怜悯方之乔。特别是听到方之乔流产之后,他为方之乔感到痛心。但是,他没有勇气主动去找方之乔,现在在这里巧遇方之乔,他准备和方之乔好好的聊聊...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