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百零二章 南北君臣(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旨意眨巴着眼睛问傲蕾一兰:“这东西能换点别的不?比如说在国公爷的兵工厂里换个主事的职位?”

    内阁在打包批发官职爵位,但是,对另外一桩大事,却是轻描淡写的丢给了李守汉处理。

    那就是施琅在赣南收编的数十万大顺军余部!

    “此事乃军务,正值军兴之际,由幕府处置,内阁遵从办理便是。”很漂亮的一脚,就将球踢给了李守汉。

    好在他们也说了,这个事是军事上的事,自然军事主官说了算。又是在打仗的时候,自然谁打仗谁就有理,打胜仗的人更有理。见到了内阁的回文之后,李守汉冷笑了两声。

    “他们不就是觉得李自成张献忠两个人一个逼死了大行皇帝,一个掘了凤阳皇陵吗?可现在两个人都已经死了,你们有本事把这百万之众都给孤斩首了?”

    “来人!就按照孤的意思,给内阁再去一道文书,就说要给这些人一条路走,让他们为收复失地恢复旧山河出力。”

    “渠魁已然故去,从者皆可自新。”这是李守汉的态度,表达的如此明确,自然内阁诸公也不好再说什么。何况,大顺军旧部归顺以来,连续收复了赣南、皖南、浙西、偏沅等处数十座州县,打下了好大一片土,当真要是把他们逼急了,这些打不死的反贼,少不得会鼓噪起来,到时候一件黄袍披在李守汉身上,咱们这些人那时候跪还是不跪?

    于是,大将军幕府发出了一道道公文,高一功袁宗第张鼐田见秀罗虎王四郝摇旗这些大顺军旧部将领都变成宏武军的将领。当然,总兵是职务,将军是官称,统制是差使。这里面最要紧的,便是统制官这个差使,这是实打实的指挥权,也就是所谓的兵权。没有这个在身,别的再大都只是浮云。

    而且,高一功郝摇旗们只是看到了归顺了宏武军之后,粮饷弹药供给不再发愁,病号伤号有卫生营照管,辎重有各级军需发放。但是,他们绝对想不到,这一项项的制度执行起来,他们对军队的控制力也就一点点的减弱,那种一言不合拉起队伍拔脚便走的事,想都不要想了!

    不要说配属下来到营一级的炮队和辎重、卫生营这些现在看来必不可少的,还有那些从军中被安置到驻地或者是更加安稳的后方享受太平日子的家具不能随军带走,造成军心士气不稳之外,就连军队里数量众多的骡马只怕都不愿意离开。

    这些跟随着高一功袁宗第等人从陕北到江淮,又从江淮到商洛山,从河南到陕西,一直走到北京,几乎行走了半个中国的军中骡马,如今也是按照宏武军的制度,每日草料多少,豆料多少,骨粉多少,盐多少,都有具体明文规定。若是拉着队伍跑了,这些骡马没了供应,立刻会掉膘,行军速度受到影响。

    林林总总的加起来,一点点的碎片,这一处那一点的,就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网,让前大顺军动弹不得,但是,却也不想动弹。

    在这里舒服得很,我为啥还要去干那种不知前途的事?

    于是,从偏沅到赣南,从赣南到浙江,数十万刚刚归顺的前大顺军拉开了一个长达千余里的战线,急吼吼的向北收复失地。

    “打!打仗!打胜仗!只有打了胜仗,咱们这些人才能在国公爷面前有一席之地!”

    这是高一功李过等人心中共同的想法。而高一功自己,内心还隐藏着一个想法,可谓胆大包天,惊世骇俗。但是,一旦这个想法当真实现了,那么,闯营旧部便彻底的同李守汉融为一体了。

    “当初郑芝龙同国公爷还刀兵炮火相见,李家大少帅亲自带兵冒着炮火冲阵,这才打败了郑芝龙。然后两下里联姻,李家的二小姐嫁给了郑家的大公子。福建郑芝龙这个海盗头子成了国公爷的亲家,成了宏武军的水师提督。咱们闯营可和国公爷远日无怨近日无仇,而且生意做得一直不错。咱们闯营能够在河南顺风顺水的发展起来,离不开李家的相助。”

    “何况,他姓李,咱们万岁爷也姓李。一笔写不出两个李字。家里当家主事的人没了,同族兄弟出力帮忙,这个谁也说不出什么来吧?”

    高一功心里的念头翻来覆去倒海翻江。

    眼看着宏武军东西两路大军马上就要在苏州查白地一路人马的策应之下会师于太湖岸边,驻守在南京收集败兵整顿兵马的岳乐终于露出了獠牙。

    这一日入夜,他点起了三千骑兵,五千步兵,征集了大小船只二百余艘,在水西门登船。留在南京的人们,包括宏武军的暗桩在内,都以为他这也是寻机逃到江北去,这样一幕,他们这些日子看到的实在太多了,任凭谁不曾放在心上。

    不要说城内的人们,便是被岳乐调动的这近万人的马步兵和舟船上的水手都不知道这次的目的地是哪里。只管跟着前头船只的灯火行走便是。

    直到天明,船上的水手们才赫然发现,自己是在前往苏州的水路上!

    “南蛮以水师坚船利炮攻我,每每欺我舟师不利。今日本王便以水路出兵奇袭苏州,攻下苏州,切断南贼东西两路兵马汇合的念头!”在自己的座船上,岳乐召集部下军官们议事,向他们传达了此次苏州战役的目的。

    众人面面相觑,任凭他们想破了脑袋,也不敢想。眼前这位年轻的王爷胆子如此之大,东面的李华宝、李华梅姐弟两个统领数万兵马向西压过来,西南面的施琅,更是统帅数十万闯营旧部以排山倒海之势向东攻击,这两路人马以平均每日一座城池的速度缓缓而来,摆明了便是打下一处便巩固一处。这个时候您居然还敢去攻打早已被那查白地攻占多日的苏州府,这份胆量当真比虎口拔牙还要大几分!

    “查白地在江南横征暴敛,屠戮士绅。以追缴积欠钱粮为名,动辄便是排枪洗地,抄家灭门。早已是民怨沸腾,只要我大清天兵一到,城内官绅势必起而响应。苏州城,弹指可破!到那时,城内贼人积累的辎重财货,本王拿出一半来犒赏尔等!”

    “另外,城内城外,附逆追随前明余孽之人,本王准许尔等就地正法。”

    这便是说,随行兵马可以在苏州城内外随便的杀人劫掠了?!

    在巨大的物质刺激之下,岳乐部下兵马士气被激发到了顶点。果然,船队还在太湖之中时便有苏州官绅派人前来联络,细说城内虚实和査继佐的兵力部署情形。

    入夜,一声炮响,岳乐点兵杀进苏州城。

    在大批官绅率领的家奴家丁策应之下,清军一入城便对査继佐所部占据了压倒性优势。一排枪一排枪的放过去,仓促起而迎战的宏武军所部伤亡惨重,溃败。

    査继佐在百余名亲兵的护卫之下,拼死杀出城,登上小船,逃进阳澄湖。

    望着苏州城内的浓烟火头,在江南能治小儿夜啼的査继佐跪在船头痛哭嚎啕。“数年辛苦,毁于一夕!”

    苏州城内外,变成了一个巨大的修罗场。剃发留辫之人领着清兵,挨家挨户的砸开大门,不管你是不是为宏武军干活的,你有钱就是罪过,就该死!一刀劈过去!

    只消三日,苏州府街道上的血水便沿着河流进了太湖之中。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