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05章 南北君臣4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股票价格是什么,为什么李守汉改个名字就要涨了一成。这些事,不要说多尔衮兄弟俩如坠五里雾中,便是范文程洪承畴宁完我等汉臣也是似懂非懂。无奈之下,冯铨只得心中暗自得意鄙夷着的给他们进行扫盲。

    “这招股,就好像是要开个买卖铺子手中银钱不够,于是拿出些股份来找相与们合作。你出多少银子,占多少股份,到了账期分多少红利。这些,便是在晋商浙商等商家之中也是司空见惯的事情。但是,梁国公却走得更远。下官曾听人言,早在河静草创之初,梁国公便开创了这个制度。大凡是开办一个工场、矿山,甚至是修造一条海船,都可以招股进行。这也就是为何南中的事从来不虞缺少银钱开办的事情。而且,这些股份可以在市面上交易流通。买卖好,大家都看好,股份的价钱就高,大家都不看好,自然股份就价钱低甚至是亏本。”

    说到这里,多铎不由得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这不等于是拿着大家的钱来为他李守汉打江山嘛!”

    “豫王爷,话也不能这么说,据下官所知,数十年来,南中各地的各种股份,大到矿山工场,小到海船公所的一艘渔船,还没有说赔钱的。”冯铨含笑为多铎解释,心中却如电闪一样算计着自己在安源的那些股份现在市价多少了。

    股价什么的,多尔衮不感兴趣,他关心的是这个安源矿务总局,眼下的情形如何了,一年下来,能够出多少煤炭,多少生铁,多少钢,进而打造多少兵器甲仗。对于南北的战局会有什么影响。

    多尔衮问到的产量,恰恰也是所有人们都关心的。本身差使是冶铁制造兵器的陈板大已经有些按捺不住,他用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纸笔,一双小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冯铨,唯恐漏听了一句话,少记了一个数字。

    “据闻,”冯铨也被众人那种狼一样的眼神吓了一大跳。这种眼神当年翰林院的那些家伙们也没有过,但却在这大清朝廷的权力高层眼中看到了。这大概就是明清两个朝廷的区别所在吧?!他只能一边措词一边努力回忆着当时同年书信当中的话,同时偷眼看看招股说明书上的话。

    “袁州府的这个安源矿务总局,要下辖一个年产数十万吨煤的煤矿,这个煤矿下面下设数十个煤窑,用以开采。煤矿开采出来的煤炭,要在附近加工成焦炭,用以冶炼铁矿石。另外,附近的矿山,也是要年产出数十万吨铁矿石来,加以分拣后,送到冶炼厂进行冶炼。”

    “冶炼厂据说要建造至少十座用来冶炼生铁的高炉,四座用来炼钢的高炉,六座用来炼熟铁的高炉。另外,下官的同年在上海听人言道,附近还要开办各类工场,用来制造甲胄铳炮,打造各种农具铁器。”

    “这招股说明书在上海出现之时,附片里便有说明,袁州府已经在当地招募了数万流民,用来充当矿山、矿场、高炉上的劳工。另外,下官的同年也曾经和几个赣南的同门书信往来查证过,袁州府当地已经在几处矿山和矿场以上好精铁铺设了轨道,以骡马拉车在轨道上往来输送,较之原本的道路运输事半功倍。轨道往来如织,纵横交错,长达数百里。”

    “什么!?袁州府也铺设了这马车轨道?”洪承畴眼睛几乎都要瞪出来了,“看来梁国公对这安源矿务局可谓是志在必得!马车轨道,如此耗费的事,居然在这赣南也做了!”

    何谓马车轨道,在场的大清高层们都不知道,少不得洪督师要为大家充当一次科普老师,把当年做大明督师时手下禀告给他的二手信息再加一道手倒出去。

    “此物最早也只是在广州府、上海县等繁华要冲的码头等处铺设,为得便是大宗货物搬运便利。将上好精铁打成轨道铺设在烧灰路面内,骡马拉着大车在轨道上面行走,一辆马车可以输送数千斤之物,端的是十分轻便捷力。只可惜此物耗费巨大,每一里不得上百斤上等精铁?何况还有烧灰等物!梁国公不惜血本,在袁州府铺设了马车轨道,足以证明他对这里的重视程度!”

    “洪大人所言极是,学生那同年也曾画了图画给学生描述,大抵与大人所言相差无几。”冯铨也点头称是,为洪承畴的见识广博点赞。在护书中翻捡了几下,找出几张图画来递给侍从,请多尔衮等人过目。

    与当下的文人画风不同,这是一张铜版画,也就是在铜版上用腐蚀、雕刻等手段制造出底版后,再用油墨印刷出来的,比起木版画,更加写实一些,当然,价钱也会更贵一点。

    画面上,高炉、矿山、铁工厂被密密麻麻的轨道连接成一体,有往来奔驰的马车将铁矿石、煤炭等原料运输到炼焦池生铁炉,然后将加工好的产品运往高炉和铁工厂。

    “陈板大,你带回去一份。让你手下的奴才们好生揣度琢磨一下,看看能否在我大清照样铺排开来。都说他山之石可以攻玉,这可是别人手里的玉,你好好的给朕攻一下,看能不能也攻出玉来!”

    陈板大咧了咧嘴,也知道心中苦笑着接过了这个差使。当初在关外时接了制造九转钢的差使,结果,耗费了无数人力物力仿制,却还是不得其门而入。最后还是摄政王出面找先帝说情,以技工不全,缺少技术支持为理由,这才将这件事暂且放下。

    如今这袁州府的矿务总局,天晓得是不是又是另外一个九转钢的把戏?在淮南是甜美的橘子,到了咱们这里就变成苦杏仁了?

    “冯先生,这安源矿务总局,到底一年要生产冶炼多少钢铁出来?”多铎半晌没有开口,只是紧闭着双眼手指不断在在腿上划着道道,看得出来,他在心里计算着什么。

    “回禀豫亲王,按照下官同年所说,至少一年要生产数十万吨钢铁出来。”这一句话,吓得多尔衮差点没从龙椅上掉下来。数十万吨钢铁在袁州府生产,那就是可以让南军省下数十万吨的运力来!这还不算,单单这数十万的钢铁能够打造出多少甲胄兵器铳炮来,用这些东西砸下去,都能把江南江北的清军砸得头破血流了!

    “当然,这是招股说明书上所说的设计能力,估计头一年乃至前三五年,能够有个三五万吨出来都是好的了。”冯铨不太懂得军事上运输力量的重要性,这话说的轻松得很。但是,这话却令洪承畴多尔衮等人脸上带着一抹苦笑。

    “日前,学生那同年命人间道送来平安书信,向学生报平安。书信当中有云,如今,从广东往赣南等处运粮的船只,充塞了赣江、抚河等大小河流,往袁州府一带行走的流民难民多如过江之鲫。李闯余孽自从与梁国公合流之后,军中裁汰下来的老弱,也被安排到了袁州府充当矿上的各级头目,以兵法部勒劳工。”

    铺设用上好精铁制造的马车轨道,大量的粮食往袁州府运输,将李闯部下那些裁汰下来的老弱安排到矿山充当各级头目,短短的几句话,里面包含的信息却比三十二磅炮都来得凶猛。李守汉除了在袁州府搞道路基础设施建设外,更是准备了大量的粮食作为物质基础,准备了各级骨干来管理那些到矿山和工场讨生活的流民和难民!

    “这梁国公!...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